-格拉芙和塞莱斯交手成绩「回顾1992法网决赛塞莱斯与格拉芙的经典一战」

格拉芙和塞莱斯交手成绩「回顾1992法网决赛塞莱斯与格拉芙的经典一战」

回顾昔日网坛,塞莱斯和格拉芙可谓是一对天生对手。而1992年6月初的法网决赛正是两人成为对手的标志性一战。不论从时间的跨度还是对抗的强度,塞莱斯和格拉芙堪比上世纪80年代的埃弗特和纳芙拉蒂诺娃。

1992年的法网,她们走进菲利普夏蒂埃球场的时刻,似乎预示着网坛的未来将由她们两个联手缔造。格拉芙尽管早在4年前就拿下了年度全满贯,当时也只不过23岁,而塞拉斯拿下了过去5个大满贯中的4个冠军,当时也才19岁。塞莱斯是当时的世界第一,格拉芙是世界第二。在过去的两年里,她们两个包揽了所有大满贯的单打冠军。

80年代末期的时候,格拉芙似乎势不可挡,战无不胜。80年代最后8个大满贯其中的7个冠军被德国人摘得,其中她在1988年法网决赛上仅耗时32分钟就以6-0/6-0横扫兹维列娃。很少有人认为在短期内会有出现比格拉芙更优秀的选手。而年仅15岁,持双手正反拍的塞莱斯在1988年横空出世,并在1990年从格拉芙手中抢走法网冠军;到了1991年, 塞莱斯登上了世界第一的宝座;1992年,球迷们已经认为当时大满贯决赛4胜0负的塞莱斯已经无人可挡。

回顾那场决赛——随着比赛的进行,塞莱斯逐渐找到了手感,并加快了她那挥球棒式的双反击球节奏,拿下了第一盘。以前都是格拉芙的对手苦苦寻找击败她的对策,而现在寻找对策的人换成了格拉芙,她尝试了各种办法——不同的旋转组合, 不同的节奏,控制球的弹跳——或高或低,以此来打乱塞莱斯风生水起的双反攻势。第二盘格拉芙成功扳平了比分。她很好地利用了自己的发球优势并保持积极的进攻,将对手拖入决胜盘。

第三盘,双方你来我往,耗时91分钟打了18局,比赛也进入到白热化阶段。球场的一边,格拉芙冷静而又顽强地将球一次又一次打到角落;而球场的另一边,塞莱斯的低吼声音越来越大,击球也越来越重。此时格拉芙开始越来越多运用自己强势的正手抽球,而塞莱斯也满场飞奔以确保把球回到对面的场地。

这些年来格拉芙赢得过不少这种类型比赛的胜利。1987年,她在决胜盘8-6击败娜芙拉蒂诺娃,拿下法网冠军;1991年温网决赛她以几乎同样的比分击败萨巴蒂尼夺冠;1993年温网决赛,她在决胜盘1-4落后的情况下连拿5局逆转诺沃特娜;1996年法网决赛她在决胜盘10-8击败桑切斯捧杯。然而今天这场比赛,她却拿塞莱斯毫无办法。

塞莱斯在回合拉锯中处于防守态势,而在比分板上却处于领先。她在8-7时进入发球胜赛局,并握有5个赛点。格拉芙孤注一掷,将5个赛点一一化解,但却在对手第6个赛点上击球挂网。塞莱斯艰难拿下比赛,赢得了那一年的法网冠军。

“这是我打过最难忘的比赛”,塞莱斯说到,“不是单指大满贯,而是所有的比赛……没有第二场决赛能和这场相提并论。”

此后塞莱斯几乎战无不胜,直到1993年的汉堡赛,一个叫做帕荷耶的格拉芙死忠球迷用刀刺伤了塞莱斯。身体和心灵都受到极大伤害的塞莱斯从此一蹶不振,仅在1996年澳网拿下个人生涯最后一个大满贯冠军。1992年的法网决赛在所有球迷心目中留下经典的一笔,而格拉芙和塞莱斯这对天生对手至今为人们所津津乐道。(作者:史蒂夫 提格诺 编译:李照岩)

纳达尔,1986年出生在西班牙,今年34岁。职业生涯至今拿过19座大满贯,其中法网占据了12座,有「红土之王」的称号!

费德勒,1981年出生在瑞士,今年39岁。自2003年拿到第一个大满贯后,费德勒至今已经拿到了20座大满贯冠军。

莫妮卡·塞莱斯的网球生涯

塞莱斯出生于前南斯拉夫的诺威萨(现属于塞尔维亚共和国)里,一个匈牙利裔的家庭。五岁时因为观看哥哥练球而决定踏上球场,启蒙教练是父亲 Karolj Seles。虽然不是专业的网球教练,Karolj仍凭著过去从事三级跳远的运动知识;以及一本老旧的网球教科书,让塞莱斯展现其网球天份。塞莱斯在六岁半开始参加正式比赛,尽管她当时还不知道网球的计分规则,仍赢得季军奖杯;八岁时便成为南斯拉夫排名第一的青少年选手。
1985年11岁时,塞莱斯赢得了美国青少年赛“橘子杯”(Orange Bowl)的冠军,引起著名的美国网球教练,Nick Bollettieri的注意。Bollettieri提供奖学金,邀请塞莱斯到他位于佛州的网球训练营接受训练,于是隔年塞莱斯全家移居美国。1988年14岁时,以业余选手身份参加三项WTA的职业比赛;获得首次的世界排名,第88名。 1989年15岁,塞莱斯转入职业。所参加的第二场比赛,便以3-6, 6-1, 6-4击败世界排名第三的美国球手,34岁的埃弗特而拿到冠军。之后首次参加的法国公开赛也打进到最后半决赛,才败给世界第一的格拉芙(6-3, 3-6, 6-3)。排名也从年初的无排名晋升至年终的世界第六位。1990年3月从迈阿密一站开始,到7月的温布尔登四分之一决赛落败为止,创下36连胜,连续赢得六项比赛冠军。其中在德国柏林一站首次击败格拉芙(6-4, 6-3),并且在法网再度击败格拉芙(7-6(6), 6-4),拿下她第一座大满贯冠军,并成为法网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冠军(16岁6个月)。
1991年和92年是塞莱斯职业生涯的巅峰。1991年3月11日,塞莱斯以17岁3个月又9天,取代格拉芙成为新的世界第一,是当时最年轻的纪录(辛吉斯在1997年3月,以16岁6个月又1天改写此纪录。)从1991年的澳大利亚公开赛起,到1993年的澳大利亚公开赛为止,她连续参加八项大满贯赛都打入决赛,坐拥其中七项冠军。1991年和92年各赢得十项比赛冠军,奖金收入甚至比当时的世界球王埃德伯格来的高。
塞莱斯统治网坛的时期,可以用群星黯淡来形容;并非塞莱斯不输球,但她无论在比赛处于何种局面时都有一种王者的霸气,永不手软的作风来自她的自信,即使输掉比赛她也完全占据着场面的主动以及多于对手的主动得分。她正反手完全发力的狠抽、高声呐喊、闪电般的移动横扫了整个网坛。网球是她生命中的华彩乐章,她在球场上释放激情享受快乐。
她的出现,在格拉芙独霸网坛的时代掀起一阵旋风;她的凶猛顽强的作风和场上大声的叫喊成为网坛的一道风景线。10年来,人们记住了这个名字;她走到那里,都会赢来掌声和欢呼。她是美丽的,她的浅靥微笑和谦和的言表为她赢得了无数的倾慕者和支持者;她是强大的,她89年步入网坛,便在90-92的短短三年间;夺得七项大满贯冠军,连续三年在WTA年终决赛中折桂,将格拉芙压得喘不过气来。 1995年7月29日,塞莱斯与已退役的女网名将纳芙拉蒂洛娃举行了一场表演赛,她以6-3, 6-2获胜。8月,塞莱斯以世界第一的身份(与格拉芙并列),在加拿大的多伦多女网赛正式重返职业比赛,她连续击败两位世界前十的选手进入决赛,并在决赛以6-0, 6-1击败南非选手柯兹儿(Amanda Coetzer)夺冠,夺冠过程中仅失去16局,写下了WTA的新纪录。接着她参加美国公开赛,又是一路晋级到决赛,最后以6-7(6), 6-0, 3-6败在格拉芙拍下。
1996年1月,塞莱斯重返曾三度夺冠的澳网,以第一种子身份参赛。在决赛中击败德国的胡贝尔(Anke Huber, 6-4, 6-1),拿下她第九座、也是她个人最后一座的大满贯冠军。 复出之后,塞莱斯夺下了21座单打冠军,并且又在1996年的美网和1998年的法网闯进决赛,但都无功而返。总体来说,复出成绩不如遇刺前亮眼。主要是因为伤势不断,以及体重增加所造成的体能衰退,让她在与年轻一代的选手对阵时备感吃力。尽管如此,她大部分时间的排名都能保持在世界前十位,职业生涯后期也有数次击败过顶尖好手的纪录。
塞莱斯最近一次出赛是在2003年的法网首轮落败,之后她便暂退球场专心疗养脚伤。2005年年初,塞莱斯和纳芙拉蒂洛娃在新西兰有过两场表演赛,但都落败。之后也传她有意于2006年及2008年3月重返球场,但亦无下文。
2005年12月,塞莱斯成为Laureus World Sports Academy的会员。在这个以汇集顶尖运动员之力投注慈善活动的组织中,只有塞莱斯当时尚为现役运动员。同年,塞莱斯被《TENNIS Magazine》评选为40名最伟大的网球选手中的第13名。
尽管塞莱斯曾因2007年达文波特的产后复出而深受鼓舞,但她仍决定在2008年2月14日,正式宣布退休。“网球自始至终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有想过要复出打职业赛,但现在我决定不打了。我还是会持续参加一些表演赛和慈善赛,继续推广网球运动,但真的不会再重回巡回赛了。”塞莱斯说:“我很期待在一些其他的活动里找到同样的热情,目前有两项任务是我要像打网球一样努力的,就是为儿童和动物的权益而努力。”
塞莱斯在2009年入选国际网球名人堂。
塞莱斯曾经在1996年6月出版《从恐惧到胜利》(From Fear to Victory)一书,描写自己如何从遇刺的阴影中重返球场。2009年4月她又出版另一本新书《Getting a Grip: On My Body, My Mind, My Self》,描述她的网球生涯,以及她如何克服饮食失调,成功减重的过程。

莫妮卡·塞莱斯的争议

1990年5月,塞莱斯迁出尼克训练营,埋怨 Nick Bollettieri因兼顾其他球员,而没有尽到教练之责,所以只有她的父亲 Karolj才算是她的教练。Bollettieri则认为塞莱斯一家人不懂感激,忽略了他对塞莱斯的牺牲。尽管如此,Bollettieri往后接受访谈时,仍称赞塞莱斯复出的成就是无与伦比的。塞莱斯因为久居美国,早年曾被南斯拉夫同胞批评不够关心祖国的情况。前南斯拉夫男网选手伊万尼塞维奇在1992年温布尔登期间指责塞莱斯不关心南斯拉夫内战,“我打球是为了自己和克罗地亚,但我不知她为谁而打,其他人也不知道。也许她根本不想再听到自己的国家了。”1991年在温布尔登网球公开赛开打前,塞莱斯以第一种子的身份临时退赛,因为没有多作说明而引发争议。之后她举行记者会表示是因伤退赛,但是身穿赞助厂商提供的衬衫因为将温布尔登打叉掉,又引发藐视温布尔登的指责。1992年的温布尔登网球公开赛女单决赛,塞莱斯因为在四分之一决赛和半决赛赛中,被对手埋怨她击球时发出的吼声过大,于是在她与格拉芙的决赛中,主办方明令规定她禁止喊叫,结果她以 2-6, 1-6输掉她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温布尔登决赛。温网冠军也是塞莱斯职业生涯中唯一没有获得过的重大赛事冠军。1995年复出时,塞莱斯和格拉芙接受了并列世界第一的排名措施。在未来一年内,不管塞莱斯的成绩如何,都可以受到世界第一的排名保护。到了1997年,才以塞莱斯实际的比赛积分决定其排名。此措施公布后,曾引起顶尖球员的不满。塞莱斯因为曾在德国遇刺,且不满当时法院判决的结果,她在1995年复出后从未去德国打球。她甚至退出了2001年在德国举行的WTA年终赛,尽管她是该项赛事前届的亚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