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省足球协会,云南足球发展

云南省足球协会,云南足球发展

采写 开屏新闻记者 邓建华 张京徽 摄影报道

编辑 程权

昆明时晴时阴的天,一直没有稳定的阳光照拂大地。在昆陆职业足球俱乐部的训练基地里,球场上仍有雨后遗留的水渍,20多个少年在风里奔跑着,追逐飞驰的足球。

这是云南唯一一个与“职业”二字挂勾的男子足球俱乐部,如果不是网络上曝出的俱乐部内部处理结果透露了随之存在的纠纷,或许更多人不知道有这样一支职业俱乐部存在。

云南的业余足球训练营和职业足球俱乐部其实历史长达近20年,如果再溯源,则可追溯至上世纪30年代末。那时,云南足球就在小小少年中成为一项业余爱好,在心中生根发芽。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作为职业足球教练员的和云群这样告诉开屏新闻。

和云群在自己的办公室墙壁上贴有“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书法,以勉励自己。

萌芽与热爱

从城内驱车30公里,昆明市西山区海口街道办事处辖区内的一个足球训练基地,这里有着连绵起伏的山峦,虽是初秋但绿意叠翠,空气清新,夏意绵绵。和云群认为这是一处比较好的足球训练基地。

43岁的和云群是丽江人,他现任昆陆职业足球俱乐部总经理。几年前,他曾在丽江东巴足球俱乐部、云南省足协当教练。职业球员生涯始于1998年,因为优异的足球技艺,被北京宽利俱乐部看中,踢了1年职业足球后回了老家云南,又踢了3年的职业联赛,2002年转而做了教练。

和云群最近几天特别忙,他要管理梯队、一线队的诸多工作,做各种杂事,他觉得“足球已经融入到了我的生命,是我一生都要坚守的职业”。他认为,不管是青少年训练营亦或职业俱乐部,管理好团队很重要。

昆陆职业足球俱乐部的小球员训练合影

今年8月初,几家自媒体丢出了几篇直指昆陆职业足球俱乐部运营“乱象”的文章:高层宫斗、假球悬疑、工资拖欠、奖金全无、主力蒙冤下放预备队……在自媒体所称的“乱象”背后,俱乐部高层确认了一个事实:自2017年8月成立至今,30轮比赛1胜10平19负,云南昆陆队成绩位列中乙南区俱乐部倒数第一名。

惨淡的13个积分、沉坠降级深渊,被外界同行垢病的同时,前任总经理去职,作为云南足球老将的和云群接下了总经理一职。

大概20年前,开屏新闻记者看电视上转播过一场云南红塔与天津泰达的对垒,红塔队一名队员一脚世界波让记者印象极深。那场比赛,云南红塔和天津泰达来了场进球大战,也因为这个进球和这场比赛,许多爱好足球的云南人对红塔队印象深刻。

20年后的2020年8月,记者与这个当年甲A十佳进球的创造者——和云群相遇。在闲聊足球中,和云群说得最多的两个字——热爱。

和云群在云南红塔队踢球时的照片

地处祖国西南边陲,足球之于云南,用和云群的话说:“从小到大就是生活的一部分。”他认为云南足球的热土在自己的家乡丽江。

上世纪80年代初,和云群所在的乡镇,80%的男人都踢球,女人则负责当观众。还是小学生时,他们村里就有两个小足球队——“我哥在‘闪电队’,我在‘小闪电队’”,不同年龄的农村孩子在各自的足球天地里,那片辽阔的田地成为他们驰骋的疆场。

或许是丽江百年开放的历史,上世纪30年代末,足球就在那片贫瘠却文化多元的土地上萌芽、生根、开花。光着脚丫踢“野球”的足球少年和云群,初中时和自己的伙伴代表玉龙县黄山镇参加了丽江“萌芽杯”青少年足球赛,一举夺冠。之后开始了他业余体校、省体校、体工队的三级跳,直到1997年成为一名职业足球队员。

至今,丽江“萌芽杯”足球赛一直在。小小少年,足球梦想成就了和云群以及很多足球少年,以至往后余生,成为他们生活的一部分。

上世纪30年代末热爱足球的丽江少年儿童

辉煌与离散

正如一家自媒体发声时所说:中国足球从来不缺少故事,就像循环往复的旧事里不断变化着新的历史主角。

从小城丽江来到昆明,去向北京,再回到云南,和云群“发自内心对足球的喜欢”,他也折腾,却也满足。

云南的职业足球俱乐部发端于上世纪90年代,云南红塔对于老甲A球迷而言,是一个并不陌生的名字。1996年,深圳金鹏足球俱乐部成立,并于同年升入甲B联赛。一年后,这支球队被红塔集团收购,并迁至昆明,改名为云南红塔,成为云南省第一支职业足球俱乐部。

云南红塔足球俱乐部球员合影

在这里,和云群、张彪成为队友。24年后,张彪与和云群在职业足球俱乐部的起起伏伏中相遇。云南昆明人张彪如今是昆陆足球俱乐部的主教练。足场生涯,张彪在球场上都是后卫,或许是这一角色,他看上去内敛、沉稳、寡言。

从云南开远小城走出,云南少体校、体工队、职业队,张彪几乎与和云群走了同一条路子。1995年,在云南省足球队的他转会到了深圳职业足球队。几年职业球员生涯后,他于2000年加入云南红塔队并于次年成为队长。

云南红塔集团买入深圳金鹏俱乐部后,用了3年时间,冲入甲A。然而,就在2003年底,红塔集团却因为经营战略的调整将俱乐部出售,从此告别足坛,留给云南人的是短短一年的中国顶级联赛记忆。第二年,中国足球迎来中超元年。

就在红塔足球俱乐部成立的当年2月,许家印的恒大集团成立。2010年,恒大足球俱乐部成立,2013年,恒大俱乐部为中国足球带回第一座亚冠联赛的冠军奖杯。如今,恒大俱乐部已捧得八座中超冠军奖杯和两座亚冠冠军奖杯,亚洲足球俱乐部排名第一。

“红塔那几年,球市行情很好,每次踢球,看球的人山人海,用云南话说就是板扎。”张彪笑言,他近20年的职业生涯,踢了130多场球,这对一个职业球员而言就是辉煌。回首往事,“成也足球,败也足球。”令张彪、和云群唏嘘不已。

张彪近照

张彪2020年年初来到昆陆俱乐部继任主教练,张彪这些年的辗转,他更了解职业足球俱乐部起伏波折的深层原因。“不只是云南,在全国,足球俱乐部都有共同的问题和需要面对的难题。”2004年云南红塔黯然解散。红塔预备队转到了新成立的丽江东巴俱乐部,张彪在2003年踢球受伤后转做教练。3年后,俱乐部解散。

从此,云南足球沉寂了差不多10年,直到2013年,一只名不见经传的大理锐龙中乙俱乐部突然一夜成名:在足协杯第三轮的比赛中,这支球队在客场3:2战胜老牌劲旅中超球队上海申花,爆下中国足协杯史上最大冷门。虽然此后大理锐龙输给广州恒大被淘汰出局,但云南足球再次回到了人们的视线里。

第二年,大理锐龙与丽江嘉云昊合并,组建成新的丽江嘉云昊足球俱乐部,之后又改名为云南球迷都很熟悉的丽江飞虎。

经过两年的征战,2016年丽江飞虎捧得中乙联赛的冠军,成功升入中甲。这个冠军,也是云南足球史上首个正式比赛的冠军。被张彪称为“心脏病都快打出来”的几十轮主客场比赛,给他留下了终生难忘的印象。

然而好景不长,一年之后,丽江飞虎因为实力差距,主场败给如今的中超球队大连一方,惨遭降级。2019年,丽江飞虎申请退出联赛。

个人征程的辉煌,也因所依托俱乐部的起伏而变得有些灰暗,有些无奈。张彪、和云群来到了昆陆职业足球俱乐部,皆因对足球那份骨头里的热爱。

上世纪30年代末丽江人观看足球比赛的老照片

败局与困局

中国人对足球的感情是又爱又恨,在他们心中,足球是最爱,也是最恨。

在竞争激烈的中国足坛,一家家职业足球俱乐部就像烟花绽放瞬间,曾经闪现极为短暂的绚烂,便消失于夜空之中。

在位于昆明金鼎科技园的办公室内,刘自金是昆陆职业足球俱乐部的投资人。“内部问题内部解决,不希望扩散,到这个层面比较抱歉。”刘自金说得无奈。

刘自金对开屏新闻记者并不想提及自2017年至今昆明陆足球俱乐部出现的网上曝出的各种乱象,也不想自证清白。他说,在两年半的时间,他投入了6000万,因为对足球的热爱。

对于有人说的昆陆职业俱乐部“千疮百孔”,他持反对意见。他说,目前俱乐部的运营情况平稳,而一些诉讼来了他可以应诉,一些员工离职也付清了工资。“第一管理者是最重要的,包括到今天,责任都在我,所有的问题我都应该承担。”

2007年到2010年,云南足球一度沉寂,张彪转战安徽一家足球俱乐部做教练。2013年,他加盟云南万豪足球俱乐部,一年后解散。2015年,他回到云南足协,次年受命任丽江飞虎队参加中甲联赛。

对张彪而言,云南红塔3年,他重要的人生印迹在那里烙下。而彼时的辉煌,来自于红塔集团雄厚的投资实力。当时的红塔集团光是税利就高达127.5亿元,远比其他大多数甲A俱乐部有钱。

张彪在赛场旁对球员进行指导

“有时候,对于职业足球而言,钱就是生产力,有钱就是硬道理,只入不出,除非你能承受失败。”李亚南目前任职昆陆俱乐部赛事运营总监,一路走来,他曾经历过丽江东巴、丽江嘉云昊、丽江飞虎俱乐部的辉煌和离散。

从小踢球,被选入体工队,之后退役。近20年,遭遇过很多次欠薪,“是因为太爱足球,舍不得,就算白干活也没关系。”李亚南告诉开屏新闻记者,近30年,纵观职业足球俱乐部,昆陆内部纠纷,并非独此一家,确实一言难尽。

窥一斑见全豹。云南职业足球发展到今天,俱乐部不停换投资人,多半状况都是因为资金断流,无以为续。许多投资人对职业足球的巨款投入,多半都是因为对足球的热爱。“但是你要有足够的实力,能支撑下去,或许就能得到想要的荣光。”李亚南说,恒大集团就是一个例子,如今在中国足球届堪称老大,商业版图似乎也很不错。

据资料显示,2013年,大理锐龙中乙俱乐部创造了以弱胜强、草根逆袭的小奇迹。2016中乙联赛中,丽江飞虎以冠军的成绩升级下赛季中甲联赛,这个冠军对于丽江来说意味着太多,也大大提振了云南足球的士气。

“职业足球的投资很大,政府重视也很重要。”李亚南认为,如果硬投资是避不开的话题,那么当地政府的重视也很重要。

当然,正如从昆陆俱乐部离职的一位员工告诉开屏新闻记者,因为热爱足球,才愿意来到这里,但是内部管理、工作效率和具体行动落实等等问题,成为困扰员工的一大难题,最后只好黯然说再见。“不仅仅是资金问题,一个团队的作战精神是最重要的。”

小球员们正在进行训练

放弃或坚守

纵观云南乃至全国职业足球俱乐部,正如一群遇到危险的动物,踏入足球圈的丛林,个体依然能够活出自我,但是整体却逃不出命定的劫数。

云南职业足球将何去何从,如何破局仍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

昆明拓东体育场的最著名的一个标签,是中国足球“高原不败”的神话。从1985年到2016年,算上非正式比赛、友谊赛和世预赛,国足共在昆明进行了17场赛事,战绩为15胜2平,包括世界杯预选赛,国足居然拿到3胜1平的成绩。

考虑到中国足球的世界排名,这个成绩堪称奇迹。

上世纪30年代末丽江足球比赛盛况

昆明的海埂训练基地于1975年建成,到本世纪初都一直是中国足球队的春训基地,在职业化初期,海埂基地是中国足球最为火热的地方。每年春天,多少只球队云集于此进行集中训练,热闹非凡。海埂训练基地的优势,在于其1888米的海拔,不光是这个海拔数字吉利,有专业教练直接表示,在海埂训练的效果要比在平原高出20%。

拓东过去的主人云南红塔在征战甲A的4个赛季中,表现一直稳定,区楚良、魏群、周挺这些在中国足坛叫得上号的球员,都是当年为红塔打江山的干将。

在云南红塔成为历史后,云南足球的发展,便一直在经历“从0到1”的艰难历程。

然而,作为高原赛场,云南向来是国足用来克敌制胜的秘密武器。虽然对于高原作战是否真的能占便宜一直存在着争论,但不可否认的是,国足在昆明、在拓东体育场的战绩,的确一向不错。

“我们现在选准的目标是做青少年训练营,用青训来补足职业俱乐部,两个我们都做。在云南高原赛场上培训种子选手,是一个不错的目标和方向。”刘自金、和云群、张彪、李亚南都同时表达了这样的想法,而且目前已经在位于昆明海口街道办事处辖区建起了近300亩的青训基地。

正在青训营接受训练的小球员

刘自金说,目前他们已经形成了青训梯队、职业一线队、运营团队(网络培训)一套的运行模式。

8月19日,开屏新闻记者造访青训基地时看到,两个足球场地,不同年龄的孩子在绿荫场上训练、奔跑。有稚嫩的10岁的孩子,有15岁的少年。据和云群说,目前各梯队队员和一线预备队队员已经有160多人,其中云南籍队员占了80%。

“以一线队为重点,以青少年为核心,构建从基础训练营网点到精英训练营,各年龄段梯队到职业队的完整足球体系。”刘自金也不讳言,若是在商言商,他认为足球是一个希望的事业,就看用什么战术来打赢这场仗。他更希望政府相关部门支持本土职业俱乐部、扩大足球人口、建设青少年足球训练保障体系等,能在政策上得到相应支持。

据资料显示,相比起职业足球的举步维艰,云南业余足球则开展得红红火火。昆明的“都市周末”杯业余赛事始于1993年,已有27年的历史,如今有“昆超联赛”之称,是云南最有名的业余足球赛事之一,放眼全国也是历史最长,文化底蕴最深的业余赛事IP之一。

民国时期丽江的“老母鸡”足球队

2016年8月,云南省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云南省足协又建立了一个名为“我爱足球”的五人制业余足球锦标赛。这也是云南足球历史上参与人数最多、规模最大、覆盖面最广的全省性足球赛事。

除此之外,由于拥有海埂、红塔两大训练基地,不光是中超和各级别国家队训练经常光顾昆明,云南的足球爱好者也经常会结伴到此,自行组织对抗赛和联赛。更多人看到了云南人对于足球的爱和执着。

历史多次证明了尊重足球规律的重要性,想要真正用创业带动云南足球的发展,或许需要创业者还需要更耐心、更冷静地深耕。

和云群一直保留着自己当年在北京宽利时的一张和队友的合影,当年一个进球让他声名大噪,他也保存着自己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末丽江人在山坡上踢球和看球的老照片,“人山人海,真是很有成就感。”

“我要坚守下去,总要有人搞,在云南搞,没人搞我自己搞。”

是的,不离不弃,逆境求生,这也许是云南足球、中国足球,最需要的一股精神。

和云群保留着在北京宽利时的一张合影

云南红塔足球俱乐部的球队阵容

球衣号 球员 英文名 位置 生日 国籍 身高(cm) 体重(kg) 出场次数 进球数 1 区楚良 Ou Chuliang 门将 1968-08-26 中国 180 72 26 0 3 曲东 Qu Dong 中后卫 1977-07-08 中国 181 72 13 0 3 王霄 Wang Xiao 后卫 1978-08-30 中国 181 75 23 0 4 周挺 Zhou Ting 后卫 1979-02-05 中国 182 74 22 1 5 奈库 Victor Naicu 后卫 1973-10-27 罗马尼亚 188 77 25 1 6 霍智宇 Huo Zhiyu 前卫 1978-05-02 中国 177 72 20 0 7 布里托 Claudinei Britto 前锋 1976-11-20 巴西 176 76 19 1 8 卡诺比奥 Osvaldo Canobbio 前锋 1973-02-17 乌拉圭 176 77 25 9 9 刘越 Liu Yue 后卫 1975-07-12 中国 175 69 22 3 10 舒马赫 Constantin Schumacher 中前卫 1976-05-08 罗马尼亚 170 67 25 6 11 杨威 Yang Wei 后卫 1979-02-18 中国 177 70 7 1 12 朱广辉 Zhu Guanghui 后卫 1976-01-26 中国 182 73 21 2 14 孙治 Sun Zhi 前锋 1977-04-19 中国 181 75 22 3 15 李永智 Li Yongzhi 前卫 1975-11-10 中国 185 75 15 0 16 李治 Li Zhi 前锋 1981-04-28 中国 173 67 8 1 17 史鸣 Shi Ming 前卫 1981-12-08 中国 184 71 17 1 19 小胡伟 Hu Wei 后卫 1983-12-03 中国 178 70 8 0 21 范赟 Fan Yun 后卫 1977-05-26 中国 179 70 19 0 22 张旭 Zhang Xu 后卫 1978-01-19 中国 184 70 2 0 24 丁峰 Ding Feng 后卫 1983-01-05 中国 186 75 10 0 25 和正元 He Zhengyuan 门将 1980-07-15 中国 184 73 2 0 26 张杨 Zhang Yang 后卫 1982-02-27 中国 186 80 2 0 28 隋东陆 Sui Donglu 后卫 1982-06-21 中国 194 86 11 0 30 董耀 Dong Yao 门将 1983-05-05 中国 189 83 1 0 31 王垚 Wang Yao 前锋 1981-04-01 中国 179 72 3 0 32 魏群 Wei Qun 后卫 1971-02-10 中国 180 75 10 0 41 刘磊 Liu Lei 门将 1981-10-21 中国 175 69 2 0

云南恒骏北联足球俱乐部有限责任公司怎么样?

云南恒骏北联足球俱乐部有限责任公司是2016-03-02在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注册成立的其他有限责任公司,注册地址位于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龙泉路蓝龙潭247号。

云南恒骏北联足球俱乐部有限责任公司的统一社会信用代码/注册号是91150103MA0MX2C68T,企业法人高富林,目前企业处于开业状态。

云南恒骏北联足球俱乐部有限责任公司的经营范围是:体育赛事活动组织策划;足球信息咨询;组织一般性足球赛事;承办会议及商品展览展示活动;设计、制作、代理、发布国内各类广告;足球场地及足球设备租赁;体育场馆工程的设计与施工;体育器材、健身器材、服装、电子产品、日用百货、体育用品的销售(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

通过爱企查查看云南恒骏北联足球俱乐部有限责任公司更多信息和资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