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乒教练员「从国乒教练到体院老师陈彬既当副院长也当学生」

国乒教练员「从国乒教练到体院老师陈彬既当副院长也当学生」

2020年9月9日,上海体育学院官网上更新了一篇校园新闻,《我校在第六届中国国际“互联网 ”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上海赛区)斩获两金一银十铜》,其中这枚银奖是来自中国乒乓球学院的项目《全球领先的人工智能乒乓球训练机器人的研发及应用》。正巧在同一天,我们联系到了中国乒乓球学院副院长陈彬,聊了聊2020年这个与众不同的“开学季”。

陈彬在人工智能大会上代表中乒院就机器人发球机发言,大会最后要陈彬用一句话概括人工智能乒乓球机器的未来

拨通陈彬的电话后,我们还是习惯性地叫他陈指导,这个称呼还没有顺利改成陈副院长。2019年地表最强直通赛期间举办的离队仪式还历历在目,当时的两位主角陈彬和张琴目前都任职于坐落在上海体育学院内的中国乒乓球学院。陈彬从去年5月起任副院长,主管少年班和国际培训;张琴现在是中乒院的老师,今年刚开了新课,名为“机器人辅助乒乓球训练的理论与实践”,中乒院围绕训练机器人制定了教材,以后训练和考核等等系统都将被逐步开发。

2019年,上海市教委组织的summer school夏令营在中乒院举行,国外学生来学习中国文化,练球,学毛笔字,剪

进校门严格了

就在电话联系的前一天,陈彬刚送了十几名回到上海完成隔离的实习生去曹燕华乒校和青浦的学校,还有十几个实习生正在进行“自我健康管理”,隔离期一过,会留在中乒院实习。中乒院的实习生们多是在乒校当教练或者在普通学校做体育老师,身兼着传播乒乓文化的一个个使者们,就在这个开学季从中乒院走到各处。

同时,中乒院也迎来了新的一批学生,本科生在9月10日教师节这天到校报道,过完“十·一”假期后研究生也要来学校了。为了防控疫情,上海体育学院的大门设立了安装有人脸识别系统的闸机,扫脸进门,检测体温,学校以安全为首要,严格控制人员进出。

疫情给中乒院带来了很多变化,比如陈彬负责的少年班,以前三两结对地进校练习,今年是每天下午2点半在校门口集合,由专门的教练带队一起进校,家长只能送到学校门口。少年班的训练时间也做了调整,以前从2点半练到5点半,孩子们可以出去吃饭休息,晚上再回来练上一节课,现在每周有三天练到晚7点,两天练到6点,两节课合成一节大课,解决了学生和家长要“跑两趟”的麻烦。“本来我们也想做出调整,今年赶上疫情严防,就干脆把这个新的训练安排推行下去了,也能稍微节约出一些时间。”陈彬介绍说。

陈彬到中乒院后的第一次国际培训,来到卢森堡。

招生考试改用视频了

今年中乒院开学后,迎来的是全国首创的、第一批通过网络考试招收的学生。原本在武汉疫情控制住之后,招生考试照常举行,想考中乒院本科的考生们由家长送到学校门口,戴着口罩排着队测了两次体温,才来到训练馆打选拔赛,110多名女生和160多个男生让中乒院大楼热闹了起来。但在本科生考试过后,北京的疫情反复让上海也加强了防疫管理,研究生的考试就改成通过网络进行。“中乒院制定了一个特别的规程,让考生按照我们的考试要求自己录制视频,发给学校进行考核”,这段“看视频收研究生”的经历对陈彬来说也挺特别的。

机器人要当考官了

本来因为疫情而减少任务的陈彬,在中乒院研发了6年的人工智能乒乓球训练机器人做好以后,又继续忙碌起来。他带领学生参加了第六届中国国际“互联网 ”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上海赛区),全方位操心着参赛的各项工作,最终获得了银奖。

带队参加过创业大赛后,陈彬对训练发球机器人的感情也更深了。“发球机器人可以通过控制面板设置频率、落点和速度,机器人可以发出下旋球,也可以训练下旋转上旋。多用机器人进行训练,可以增加运动员对球的感觉,做出更精准的判断。我觉得这款发球机器人很实用,而且是比较先进的。”但陈彬对机器人的期待还不止于此,“以后我们可以用机器人进行考试,这就能公平许多。然后再向年轻人喜欢的VR游戏方面去发展,让乒乓球能被更多的人玩起来”。陈彬说,机器人争取明年4月份能在考场中出现,如果进展顺利,这个月开学的新生们可能就成为了第一批用机器人完成期末考试的幸运儿。

《全球领先的人工智能乒乓球训练机器人的研发及应用》项目团队

队员变成小朋友了

从国家队教练员到副院长,陈彬面对的运动员也从乒乓球大满贯丁宁和其他顶尖选手们,变成了上小学和初中的少年班小队员。在陈彬眼中,小朋友都很可爱,打球时候暴露出的问题也是显而易见的,“很多时候是我教一两句,把一些技术规得合理一些,小朋友们很快就能接受,并且很快能感受到合理技术带来的甜头。比如增加了稳定性的时候,他们就会很开心”。

“其实现在我做的事情比较杂,千头万绪,好多时候都能给我弄蒙了,好多事情都不懂,都要去学,虽说是大学的副院长,其实是又当副院长,又当学生。”陈彬这不服输的个性,让他现在依然在拼命学习,然后再很符合他性格地调侃一句,“得学习呀,要不年终考核要不合格的”。在中乒院这种“复合型”的操心让陈彬明显感觉和在国家队当教练不同,不再像从前那样单一和专注地只关注训练了。

体验着在工作和生活中的变化,陈彬时常会回想起在国家队执教的日子,离开了这个光荣的集体后,陈彬更能体会到中国乒乓球队这个团队的优秀。“在国家队里,每个人都不愿意失去冠军、失去集体荣誉,为了这个目标,每个人都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大家很少计较个人利益,这种凝聚力和大局观,真的很优秀。”现在陈彬也依然按照自己心里的这种高标准在管理和安排训练。

其实不只是回想,陈彬还总会梦到在国家队时的生活。“就在昨天晚上,我还梦到了在国家队里,李隼和张琴要带队员去欧洲打公开赛了,一堆人热热闹闹地准备出发,我送他们的时候还想,这一走又一个多月见不到你们了……”陈彬的思绪也会随着梦境回到国家队,队员比赛又赢了或者输了,又要帮队员总结了。国家队里有陈彬投入太多的精力、时间和感情,用陈彬老婆的话说,“他这一辈子估计都忘不了国家队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